• 登錄 用戶注冊
    資訊活動

    工業互聯網的下一個10年:主導權之爭

    發布時間:2022-06-10 來源:金屬加工

    導讀:盡管我國基于工業互聯網的工業體系建設已與西方處同一起跑線,但我們在在高端和基礎工業軟件、跨界標準體系以及數據感知、標識解析、互聯通信等底層基礎技術支撐方面,仍存在突出短板。中國工程院院士楊善林認為,推進工業互聯網可持續發展,關鍵要立足工業本質,以制造業需求為驅動。

    01全球最大工業互聯網市場

    2017年,國務院頒布《關于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首次將工業互聯網作為國家戰略正式提出。四年來,配套政策密集出臺,發展環境持續優化,以平臺搭建為重點的相關工作加速推進。
    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工業互聯網平臺數量已達600余個,涉及能源、交通、國防、紡織、家電等多個行業。截至2021年6月,我國具有一定行業和區域影響力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已超過100個,連接設備超過7000萬臺套,工業APP總數超過49萬個,產業規模3.1萬億元,占我國2020年GDP的3%。

    咨詢機構IoTAnalytics認為,中國將成為全球最大工業互聯網市場。該公司認為,目前美國、歐洲和亞太是工業互聯網建設三大焦點地區。美國是最先提出工業互聯網概念的國家,GE等跨國巨頭積極布局工業互聯網,帶動中小科創企業加速創新,未來一段時間內美國將保持工業互聯網領域的主導地位;歐洲的西門子、ABB、博世、施耐德、SAP等工業巨頭立足自身制造優勢,持續加大工業互聯網投入,使歐洲成為美國之外的另一工業互聯網“熱土”。中國、印度等新興經濟體的工業化需求持續促進工業互聯網平臺發展,其中,中國的市場增速最快,未來有望成為全球最大工業互聯網市場。

    02工業軟件仍受制于人

    1.工業軟件是工業互聯網的核心。工業產品的數字設計、驗證和測試,工業裝備的數字化控制,都離不開工業軟件支撐。根據中國工業軟件化產業聯盟數據,我國研發設計類軟件的國產化率不足5%;運維服務類軟件國產化率約30%;生產制造及經營管理類軟件的國產化率較高,分別為50%與70%,但廠家眾多,尚未出現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龍頭企業。2019年,我國工業產值占世界比重超過30%,但我國工業軟件規模同年僅占全球比重約6%,同時,美國“實體清單”工業軟件禁用限制,也對我國造成一定影響。

    2.基礎標準體系建設仍碎片化。標準是實現工業互聯網各層級數據、網絡、平臺和安全的基礎。面向工業互聯網的智能制造,不僅需要單項技術或裝備的突破與應用,更需要建立跨行業、跨領域的工業互聯網的標準體系,滿足不同行業的智能制造需求。我國工業互聯網跨界標準體系建設滯后,缺乏統一的技術標準、服務標準、管理標準和安全標準,給系統兼容、數據共享、信息安全以及互聯互通帶來障礙,導致我國工業場景應用的碎片化,工業互聯網為企業帶來的價值受限。

    3.基礎技術體系建設任重道遠。我國在芯片技術、軟件基礎理論、網絡安全技術等工業互聯網底層技術支撐方面尚未建立完整體系。
    國家工業信息安全發展研究中心發布的《工業互聯網平臺應用數據地圖》報告顯示,當前,我國工業互聯網平臺應用普及率為14.67%。楊善林認為,“基礎技術體系的欠缺,導致數據‘下不去、上不來’,工業互聯網智能水平不足,數據資源難以有效匯聚流轉,成為工業互聯網可持續發展面臨的主要問題?!?br/>

    03體系化培育

    業內人士認為,為支撐我國工業體系新舊動能轉換還需要集中力量對我國工業互聯網產業進行體系化培育。在積極推進應用創新的同時,應充分發揮我國舉國體制的優勢,加強頂層設計,補齊基礎領域短板。

    突出重點,加速建設工業互聯網的基礎技術體系。楊善林建議,推進工業互聯網可持續發展,關鍵要立足工業本質,以制造業需求為驅動,重點攻克標識解析、數據感知、互聯通信、云端服務、信息模型、數據服務模型等關鍵基礎技術,突破開發工具、微服務框架等技術,解決機器與機器、機器與人的網絡互聯與信息互操作等技術問題,建立工業互聯網多層次安全保障體系,完善工業互聯網的基礎技術體系。
    實現路徑上,應組織產學研用協同攻關,推動平臺關鍵技術迭代和核心產品功能演進,同時加強復合型人才培育,為工業互聯網可持續發展提供人才保障。

    內外協調,加快推進工業互聯網標準化、國際化工作。標準化方面,一方面要推動各行業龍頭企業、協會與平臺企業共同提出行業共性的技術路線和解決方案,另一方面要推動平臺企業在關鍵協議、標準方面開展合作,探索新型工業標準制定方式,將信息通信產業先有標準后有產品的模式與傳統工業先有產品后形成標準的模式相結合,形成跨平臺的可識別、可交互的標準體系。
    統籌兼顧國際化。圍繞工業互聯網標準國際化進行總體規劃,同時要進行技術歸口,加強跨國、跨行業、跨領域國際化標準的協同制定,圍繞工業互聯網國際化標準進行專項試驗驗證。此外,還要搭建工業互聯網核心技術國際合作平臺,積極融入工業互聯網國際創新網絡,深度嫁接工業互聯網國際優質技術資源,鼓勵企業設立工業互聯網技術海外研發中心,與國際研究機構合作建立工業互聯網海外聯合研究中心。

    IT和OT兼顧,政策重點向更多工業應用傾斜。我國工業互聯網產業政策圍繞網絡、平臺、安全三大體系展開,已取得重大成效,為工業互聯網的推廣奠定了IT基礎,下一步政策需向OT(工業操作技術)延伸,以實現對工業互聯網產業的全面覆蓋。
    IT方面,可以聚焦工業互聯網產業關鍵環節加強培育,著重加強對工業互聯網硬件、軟件和集成應用三大關鍵環節中若干類別的培育。其中硬件部分重點支持類別包括工業芯片、智能工控設備等,軟件部分重點支持工業操作系統、平臺化智能工業軟件等,集成應用部分重點支持專業平臺集成應用、工業SaaS開發與服務、工業安全集成服務等。
    OT方面,鑒于之前政策紅利主要流向IT企業和平臺企業,流向工業部門的較少,建議未來支持政策及資金重點向工業企業傾斜,激勵更多中小企業加入平臺生態共建,加速企業數字化轉型。

    來源:《瞭望》2021年第39期

    更多資訊,請點擊航天云網資訊與活動

    99在线精品日韩一区免费|97香蕉超级碰碰碰久久兔费|91精品综合久久久久五月天|欧美VIDEOSSEX精品